闽西是毛泽东思想初步形成地

来源:红色闽西网2016-09-18 10:26 字号:

闽西是全国著名的革命老区,是中央苏区的主要组成部分,是一块彪炳史册、光照千秋的革命圣地。

从1929年3月红四军首次入闽开始,作为中国革命统帅的毛泽东前后六次来到闽西,并在闽西战斗生活了一年多。这期间,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创造性地把马列主义和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孕育了对中国革命有着决定意义的正确革命道路和适合中国特点的建党建军纲领以及党的思想路线等重大理论,初步形成了指导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毛泽东思想。

1929年12月召开的古田会议所形成的《古田会议决议》是我党我军建设史上的里程碑,古田会议开创了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成功之路;毛泽东以农村为中心的思想在闽西形成,《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标志着中国革命道路开辟出来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古田会议前后初步形成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为中国革命的最后胜利奠定了思想基础。

一、思想建党、政治建军思想的形成

在井冈山斗争时期,毛泽东就开始了对中国农村环境中党和人民军队建设问题的探索,但由于客观条件和实践的限制,当时毛泽东在这方面的总结只能是初步的。随着红四军出击赣南、闽西,红军的扩大和革命根据地的发展,一方面大大地拓宽了毛泽东的视野;另一方面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大量地反映到党和红军中来,这就深化了毛泽东对党和红军建设问题的思考。毛泽东总结了党和红军建设的经验,提出要用马列主义和工农武装割据的思想来教育党员和红军指战员,加强党和军队的思想建设,提高党内军内同志的思想政治水平,克服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倾向的主张,经过红四军在闽西半年多的实践和党内斗争,最终为大家所接受。

1929年12月28-29日,在上杭古田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即著名的古田会议,通过了毛泽东起草的古田会议决议。这个决议成功地把马列主义的普遍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找到了党和人民军队建设的正确方向。关于党的建设,古田会议探索出一条着重从思想上建党,加强党的先进性建设的成功之路,“决议使红军肃清旧式军队的影响,完全建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础上”。所以,邓小平同志指出:“把列宁的建党学说发展得最完备的是毛泽东同志……大家看看红四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的决议就可以了解。”关于军队建设,古田会议规定了人民军队的为人民服务宗旨,无产阶级性质和打仗、筹款、做群众工作等三大任务,提出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等一系列重要原则。古田会议标志着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军魂的正式确立。古田会议还确立了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地位,树立了开展党内思想斗争的良典范,这在党的建设史上是一个重要创举,对党的建设是一个重要贡献。《古田会议决议》的形成,标志着毛泽东建党建军纲领的形成,为毛泽东思想的形成奠定了一块重要基石。

二、农村包围城市革命道路理论的形成

道路问题,事关中国革命的兴衰成败。中国共产党人寻找革命新道路是在蒋介石、汪精卫相继背叛革命,疯狂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不反抗就要灭亡的历史背景下进行的。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开始了武装反抗国民党的艰苦卓绝的斗争。在1927年8月至1929年间,党领导的近百次大小起义中,大都是以攻占城市为目标的。而毛泽东则第一个提出了“上山”的思想,创建了党领导的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同时他善于不断总结经验,从理论上探讨中国革命的道路。他在井冈山所作《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中,提出了“工农武装割据”的思想和红色政权能够存在和发展的理论。1929年,毛泽东率领红四军主力进军赣南、闽西,尤其是两次入闽,创建闽西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实践,推动着毛泽东对探索中国革命道路认识的深化和升华,产生了理论上的飞跃。1929年12月召开的古田会议,解决了农村环境中,党员绝大多数是农民的条件下,保持党的无产阶级先进性这一开辟革命新道路必须解决的关键问题,清除了流寇思想,为农村包围城市道路的开辟作出了重大贡献。古田会议后5天即1930年1月5日,毛泽东在给林彪的信(即《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进一步批评了党内普遍存在的主张流动游击,忽视建立巩固的根据地的城市中心思想,阐明了建立巩固的农村根据地的重要性,强调了它对夺取全国政权的意义,这表明在毛泽东的认识中农村中心思想已经形成。在这一回信中也进一步阐明了武装斗争、建立革命政权和土地革命三位一体的工农武装割据理论,提出了中国革命要以农村为中心,走“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以农村为中心这个核心问题的解决,标志着农村包围城市道路开辟出来了)。中国革命独创性道路的开辟和新理论的提出,是中国革命道路理论形成的标志,是毛泽东思想初步形成的重要标。

三、实事求是是思想路线的初步形成

从20世纪20年代后期开始,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和中共党内盛行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把共产国际决议和苏联经验神圣化的错误倾向。这时以艰难中开辟赣南、闽西干革命根据地的毛泽东,同这种错误倾向进行了抵制和斗争。

1929年春夏,红四军在赣南、闽西取得一系列军事斗争胜利的同时,在红四军党内,甚至前敌委员会委员之间,对如何建设红军和根据地等问题产生了争论。毛泽东认为,红四军内部的争论,实际是思想路线之争。他在1929年6月14日给林彪的信中,第一次明确提出了“思想路线”的概念,认为要化解红四军内部的争论,最根本的就是要解决思想路线问题,克服各种非无产阶级的不正确思想。在古田会议决议中,毛泽东提出对不正确的思想进行“坚决的斗争”,要“对党员作正确路线的教育”。为了纠正红四军党内业已存在的主观主义错误,他提出了三个具体的办法,即“(一)教育党员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方法去作政治形势的分析和阶级势力的估量,以代替主观主义的分析和估量。(二)使党员注意社会经济的调查和研究,由此来决定斗争的策略和工作的方法,使同志们知道离开了实际情况的调查,就要堕入空想和盲动的深坑。(三)党内批评要防止主观武断和批评庸俗化,说话要有证据,批评要注意政治。”这三个具体办法的提出,标志着实事求是思想路线已经初步形成。与此同时,毛泽东根据中国革命的具体条件指明了革命的具体道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形成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思想,这是实事求是的成果。所以,邓小平后来评价说:“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点就是实事求是……用农村包围城市。如果没有实事求是的基本思想,能提出和解决这样的问题吗?能把中国革命搞成功吗?”

1930年5月,毛泽东在进行寻乌调查的同一个月,写出了他的名作《反对本本主义》,他从认识论的高度总结中国革命的经验,提出“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中国革命斗争的胜利要靠中国同志了解中国情况”,共产党人应坚持“从斗争中创造新局面的思想路线”,反对保守的本本主义的思想路线。《反对本本主义》一文鲜明表达了实事求是、群众路线和独立自主的根本观点,表明毛泽东思想的活的灵魂已略具雏形。

[责任编辑: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