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西籍开国将军】医学博士将军献策,唐山大地震后才没大疫流行

来源:闽西新闻网2017-09-01 10:49 字号:

放牛娃、红军医生、医学博士、将军、神经外科创始人、剑桥世界杰出华人。他是一名奇异将星,有着不一样的传奇人生。在这里,我们要叙述的是这位闽西籍开国将军涂通今曾参与的“唐山震后大营救”的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1976年,唐山大地震,近百万市民困在废墟中。年届六旬,时任总后卫生部副部长的涂通今,在一顶大帐篷里昼夜值班,及时听取总后直属机关以及各大军区医疗队的汇报,迅速解决救援药品、器材运输和调度,研究伤员抢救、疏散和灾区卫生防疫等重大问题。

此次地震中出现了数万名截瘫伤者。对于这类伤员,过去大都采取保守治疗,等待其自然恢复、死亡或终身残疾。涂通今是神经外科专家,他决心改变以往的做法。大震的第二天,他就赶到北京军区总医院,了解第一批收容伤员的情况,并和这里的专家们研究了伤员的治疗方案。随后,召集了总后所属的18支医疗队负责人会议。会上,他向医务界发出了倡议:以勇敢创新的精神和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对截瘫伤者由被动治疗变为积极主动介入治疗,此方式医疗风险较大,医生工作量很大,但伤者站起来的希望也更大。此医疗方式全面实施后取得较为理想的效果,上千个原来可能瘫痪残疾的伤者恢复了健康。

随着截瘫伤员日益增多,北京地区的医院难以容纳,许多伤员必须转到全国各地长期治疗。采用什么样的交通工具和如何运输,才符合积极治疗和减少伤痛的要求?涂通今集中了群众的智慧,主张用硬板担架或门板运输,并要求中途不换器具、上下火车一律从车窗出入等办法,以免在转运途中再度损伤脊髓,尽可能地保留伤员那点生理功能。为将这些具体细节落到实处,涂通今还亲自到车站检查督促。

按常理,大灾之后必有大疫。而唐山地震后却无大疫,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涂通今的建言起了很大作用。由于天气炎热,废墟中的尸体迅速发臭,蚊蝇密度突然剧增,眼看就有传染病暴发流行之势。涂通今心急如焚,对总后勤部副部长贺诚说:“仅靠喷雾器消毒,来不及啦!我们医科院搞出的马拉60,安上超微容量喷雾器,用飞机喷洒,可以大面积杀虫消毒,目前已在山东试用,效果很好,对人体没有危害。”贺诚说:“好办法,看看去!”两人连忙来到军事医学科学院,找到时任院长桂绍忠,三人意见一拍即合。

涂通今和桂绍忠等人马不停蹄,驱车前往人民大会堂,向设在这里的中央抗震救灾指挥部献其良策。党中央果断采纳了他们的建议,并下令立即从山东调用专用飞机和所用农药赴唐山救灾,由医科院负责技术指导。唐山上空飞机喷药后,地面的蚊蝇密度迅速下降。加上其他的防疫措施,大震后的唐山地区不仅没有大疫流行,还使传染病的发病率比往年有所降低。能有这样的效果,涂通今将军功不可没!

涂通今将军简介

涂通今, 长汀县涂坊镇人。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九军团八团医生、兵站医院主治医生,参加了中央苏区第四、第五次反“围剿”作战和二万五千里长征。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任第九十六师卫生所医生、所长,中央教导师医务主任等。到达陕北后,进入延安中国医科大学学习。

抗日战争时期,任军委卫生部后方第四医院医务科长、延安国际和平医院主治军医。解放战争时期,历任松江军区卫生部部长,东北民主联军东线兵团后勤部卫生部部长,东北野战军卫生部副部长。参加了开辟东北解放区的作战行动和辽沈、平津等战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第四野战军暨中南军区卫生部副部长。1951年进入苏联医学科学院神经外科研究所学习,1955年获医学副博士学位,后进入苏联军事医学科学院特别系进修。1956年回国后,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副校长、校长,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副部长,军事医学科学院院长,解放军医学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1955年授予大校军衔,1960年晋升少将。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88年7月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译著有《苏联神经外科手术学》、撰写编译《急症神经外科学》10本专著等。他是长征中走出的医学博士,将军,我国神经外科创始人。

[责任编辑:谢津津]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