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西人民红心向党

来源:e龙岩2018-06-20 16:07 字号:

红色基因植根于党的肌体、流淌在党的血脉,是中国共产党在长期争取民族独立、实现人民解放的革命斗争中孕育形成的宝贵精神财富和核心政治优势,集中体现为共产党人的精神之源和信仰根基。闽西波澜壮阔的革命实践,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从1926年闽西建立党组织开始,在闽西这块红土地上就竖起了红色旗帜,孕育了红色基因,闽西人民始终红心向党,坚定“听党的话、跟党走”,涌现出一大批为信仰、为革命奋斗牺牲的感人故事。

上杭才溪是中央苏区的模范乡。1929年,闽粤赣三省强敌对闽西进行“会剿”。为粉碎敌人的阴谋,暴动后的才溪进行第一次扩军。下才溪银坑村农民林攀信、王永玉的三个儿子林金堂、林金森、林金香争着当红军。老二林金森在1930年攻打武平中堡时,将三颗拉断了导火索的手榴弹一齐塞进敌堡,然后用背拼命堵住碉堡洞口;老三林金香1933年在江西某地执行任务时不幸壮烈牺牲;老大林金堂因积劳成疾,于1934年在江西瑞金病逝。林金堂、林金森、林金香三兄弟为革命事业,相继走上前线,又相继仆倒在战场,被誉为“红色三兄弟”。才溪东里乡的阙桥书,在1934年12月妻子惨遭国民党杀害后,背起刚满三岁的女儿,继续坚持革命斗争。1935年2月,阙桥书带着挨饥受冻的30多名乡亲,隐藏在名叫“大地埂”的山谷里等待时机转移。中午时分,搜山的敌人向山谷胡乱放枪,几排子弹射击在阙桥书身旁的岩石上发出了刺耳的响声。枪声惊醒了怀里的女儿,眼看孩子就要哭出声了,如果哭声传出去,全体人员就会暴露,30多名乡亲便要惨遭杀害,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阙桥书来不及多想捂住了孩子的嘴巴。憋气的孩子拼命挣扎,两只小脚乱蹬乱踢,阙桥书噙着眼泪咬紧牙关,使劲地把孩子的嘴巴紧紧压在自己的胸脯上。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了,孩子的脸色由红变紫。敌人走远了,乡亲们得救了,但阙桥书松开双手时,小女儿已永远不会再叫爸爸了。

永定伯公凹位于闽粤交界处,是中央红色交通线入闽第一站,战略地位重要,经常担负着护送中央和地方干部出入境和运输军需、民用物资等繁重而又艰巨的任务。邹端仁、邹作仁、邹春仁、邹佛仁、邹昌仁、邹启龙、邹晋发七位先烈为了革命事业,来到渺无人烟的伯公凹小山村建立起家庭式红色交通站。在邹作仁的动员介绍下,邹端仁及其他邹家兄弟都成了伯公凹站的地下交通员,帮助苏区筹备军需、传递信息、护送干部等。为了筹集军需物资,邹端仁发动六个嫁到广东不同地方的妹妹及其小孩一点一点购买收集食盐,自己也和其他交通员一起化装成老板分散购买军需盐,但在返程途经广东大埔党坪村时,因叛徒出卖,被国民党民团长张赞庭抓到大埔和埔北中学等地关押。面对酷刑,邹端仁毫不畏惧、宁死不屈。民团当着十里八村老百姓的面,将邹端仁吊在树上拷打、审讯。无果后,民团将其枪决并用煤油烧尸。邹作仁为了不拖累妻子,将漂亮贤惠还未生子的妻子“卖”掉。妻子知道丈夫的用意后,与后任丈夫一起资助邹作仁的地下工作。后来,邹作仁在护送军需时牺牲在三河坝。邹昌仁,因叛徒出卖,在大埔党坪村被国民党绑在桥头的柱子上开膛挖心壮烈牺牲;邹春仁,在护送干部时被叛徒出卖,为引开敌人,保护苏区干部安全脱险,遭敌“围剿”而牺牲;邹佛仁、邹启龙、邹晋发也因是红色交通线上的护送员先后被国民党杀害。

龙岩后田村的革命接头户陈客嬷,为支援革命,自己喝稀饭吃杂粮,把节约下来的粮食秘密送给红军游击队。她特制了双层粪桶,下层密藏粮食、食盐,上层粪便,巧妙躲过敌哨兵检查,把各家各户秘密收集来支援红军游击队的食盐送上山。为了革命事业,陈客嫲两次被捕枪决。第一次被捕,敌人剥掉她上衣,用香火烧她的胸脯,再割下她乳房,并撒上盐,绑至白土圩场枪决,由于子弹未中要害,陈客嬷死里逃生。1937年1月,再次被捕的陈客嬷,被牢牢地绑在白土圩场的树桩,敌人用冲锋枪扫射,陈客嬷高呼“红军万岁!”壮烈牺牲。永定岐岭人陈康容,1938年3月回老家金丰大山地区坚持敌后游击战争,后不幸被捕。国民党团长交给陈康容一张自白书,并说:“限你三天写好,不然剥你的皮!”三天后,敌团长到牢房向陈康容取自白书,只见纸上写着四行诗句:“青春价无比,团聚何须提?为了申正义,何惧剥重皮!”敌团长下令把陈康容拖出连续吊打三个晚上。1940年8月15日是抚市镇的墟期,刽子手们把陈康容绑着推到墟场对面的山包上活埋。陈康容牺牲时年仅25岁。

革命老妈妈范达春是闽西根据地创始人之一张鼎丞的母亲,为了革命胜利, 范达春一家先后献出5 位亲人的宝贵生命。二儿子范炳元(原名张福义)1929年春英勇就义。敌人把他的头颅割下来示众。范达春忍着巨大的悲痛,挑着箩筐去收尸,一头挑着儿子的头颅、一头挑着儿子的身体,回到家用针线一针一线把头颅和身体缝起来,并挖坑埋下儿子的忠骨。1930年,四儿子张福智在反动统治区域工作中牺牲。1935 年,在部队一次转移时,范达春的丈夫张来洪遇害。范达春的侄女张锦辉天生一副金嗓子,富有鼓动力的歌声唱出了穷人的苦难和仇恨,成为永定苏区最富感召力的宣传方式,群众亲切地叫她“红色小歌仙”。1930年5月,张锦辉不幸被俘,受尽了各种残酷刑罚,宁死不屈,为革命事业献出了年仅15岁的宝贵生命,后被团中央列为“中国十大少年英雄”之一。接连几个亲人为革命捐躯, 更坚定了范达春的革命决心。1936年夏, 范达春在执行任务时被捕。叛徒供出她是张鼎丞的母亲, 国民党反动派如获至宝, 威胁利诱、软硬兼施, 但她革命意志坚定。闽西国共合作后,范达春被释放出狱时,遍体鳞伤,回到西湖寨老家不久,病情日益恶化,与世长辞。她临终前交待张鼎丞兄弟辈说:“要鼎丞安心工作,尽忠革命。鼎丞是忠臣孝子,不要悲伤。”母亲为革命无私的大爱和勇敢举动,鼓舞张鼎丞一生坚持革命不动摇。

在长达20余年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中,闽西人民遭受国民党反动派“三光”政策的严重摧残,据不完全统计,新中国建立后,被评为坚决支持革命武装与敌人进行长期斗争的基点村达610个,539个村庄被完全毁灭,3.8万余户群众全家捐躯,为革命牺牲的在册烈士有2.36万多人,约占全省烈士总数的一半。闽西人民为中国革命胜利和新中国建立付出了巨大牺牲、作出了重大贡献,永远值得铭记。

[责任编辑:曹林]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