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溪红色三兄弟

来源:e龙岩2018-06-20 16:34 字号:

1929年,闽粤赣三省强敌对闽西进行“会剿”。为粉碎敌人的阴谋,暴动后的才溪进行第一次扩军。年轻人纷纷报名,下才溪银坑村农民林攀信、王永玉的家中也不平静了。

林攀信、王永玉生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林金堂原在异地做木匠、打短工;二儿子林金森吹鼓手赚几个铜钱糊口;老三林金香有病在家。红军入闽后,土地革命在才溪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到处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的景象。林攀信一家先是发到耕田证,后又发到土地证,夫妇俩心里乐开了花。

不论在土改、支前还是其它活动中,三兄弟都表现得分外积极,老大入了党,老二老三入了团。乡里扩红,弟兄仨自然不会落后。可这次名额有限,上级规定一家只能去一个。谁去呢?

“我是老大,出门多,力气也比你们大,我当然要最先去。”林金堂先发制人。

“我今年已经二十了,论个头不比你矮,论力气也不比你小,还是让我先去吧。再说大哥有老婆,又会当家,耕田技术也比我高,留我在家实在不如留你……”林金森话音带急。

“不成,不成。”这可急坏了老三林金香。他想到自己个头最矮,力气也较差,不由皱起眉头鼓起嘴。忽然眼珠一转,计上心头,说:“大哥是干部,又有老婆,说什么得留下。至于二哥嘛,那就更不能去,爸妈不是为你做好了新床新被吗,过不久嫂子可要过门啦。我年轻,无牵无挂,又会吹号,参军当号兵最适合。”

平时温柔寡语的老二却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手帕来,面红耳赤说,“我们早就商量好了,这是她绣的手帕,你们瞧,她说‘好男当红军,革命一条心’”。

三兄弟争得不可开交,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不肯相让,于是就到乡苏维埃政府讲理。乡苏主席征求他母亲的意见。

“我讲不准数,要乡里批准才有用。”慈祥的母亲脸孔浮起微笑,“为了好光景,三个去当红军我也一千个同意,一万个放心。可乡里名额就这么多,要是这次只准一个去的话,那……”她看见三个儿子的脸色从紧张到兴奋,又从兴奋到紧张,不由得停顿了一下,“乡里定,哪个合格就哪个优先去吧。”

几天后,老二林金森优先当了红军,走上前线。但在1930年攻打武平中堡时,他将三颗拉断了导火索的手榴弹一齐塞进敌堡,然后用背拼命堵住碉堡洞口,用生命换取了碉堡的炸飞……

噩耗传来,一家人悲痛万分。老三林金香连夜赶到乡苏维埃政府要求参军。1933年,在江西某地执行任务时,又不幸壮烈牺牲。

老大林金堂得此消息,毅然吻别了妻儿,挂着短马枪和背包上了前线。后因积劳成疾,不幸于1934年10月在江西瑞金病逝。

林金堂、林金森、林金香三兄弟为革命事业,相继走上前线,又相继牺牲在战场。他们的英雄事迹传遍了闽西,传遍了苏区。为了纪念这三位献身革命、染血疆场的同胞兄弟,建国后党和政府为他们合立了块碑,供后人永远凭吊。

[责任编辑:曹林]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