障云忠魂阙桥书

来源:e龙岩2018-06-20 16:39 字号:

阙桥书是上杭才溪东里乡人。在他未成年时,父母已相继过世。在黑暗的旧社会里,他每天起早摸黑干活却还是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年近半百仍孤身一人。1929年,革命热潮席卷闽西大地。在党的领导下,阙桥书毅然投入了革命的洪流。才溪革命暴动后,阙桥书不仅分得了土地,还结了婚。不几年,又有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日子越过越红火。他对妻子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一家,共产党的恩情,我粉身碎骨也报不完。”由于他斗争坚决,工作出色,不久便被推选当上了东里乡苏维埃政府主席、乡党支部书记。从此,阙桥书更是一心扑到了革命事业上。

红军长征后,敌人卷土重来,反革命气焰十分嚣张,扬言要“毁灭苏区,斩草除根”,多次组织大规模的“清剿”、“封山”,妄图扑灭革命的火种。

1934年12月,国民党八十三师侵占通贤,为掩护乡亲转移,阙桥书的妻子惨遭杀害。她临死前托乡亲嘱咐阙桥书好好把女儿养大成人。阙桥书悲愤交加,草草掩埋妻子遗体后背起刚满三岁的女儿,带领乡亲向新汀杭县苏驻地障云山区转移,继续坚持革命斗争。障云岭山高密林,地形险要。阙桥书到障云岭后,在县苏领导下,背着女儿积极组织群众挖陷阱、设哨卡、筑路障,抢救伤员,配合红军游击队打击敌人,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与敌人血战一个多月。但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太大,1935年2月障云山区落入敌手。敌人疯狂叫嚣:“石头要过刀,人要灭种。”大肆残杀红军游击队战士和群众。2月19日,阙桥书带着挨饥受冻的30多名乡亲,隐藏在名叫“大地埂”的山谷里等待时机转移。中午时分,搜山的敌人向山谷胡乱放枪,几排子弹射击在阙桥书身旁的岩石上发出了刺耳的响声。枪声惊醒了怀里的女儿,眼看孩子就要哭出声了,如果哭声传出去,全体人员就会暴露,30多名乡亲便要惨遭杀害,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阙桥书来不及多想捂住了孩子的嘴巴。憋气的孩子拼命挣扎,两只小脚乱蹬乱踢,阙桥书噙着眼泪咬紧牙关,使劲地把孩子的嘴巴紧紧压在自己的胸脯上。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了,孩子的脸色由红变紫。

敌人走远了,乡亲们得救了,但阙桥书松开双手时小女儿已永远不会再叫爸爸了。阙桥书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又一次把小女儿紧紧抱在怀里,两串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倾泻而出,滴在女儿紫色的脸上,颤声地喊着:“小女,乖女啊,爸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娘啊。”在场的乡亲们个个潸然泪下,默默地用颤抖的手挖了个小坑,将孩子掩埋,并将一棵小松树移种在小女孩的坟前。

当天傍晚,阙桥书告别心爱的女儿,带着乡亲们向官庄、回龙一带转移。当他们走到旱溪排上村时不料被敌人发现,阙桥书果断地指挥大家折入小山道转移,自己却机智地朝相反方向迅猛奔跑,一边跑,一边故意大声骂敌人。敌人果然中计,像饿狼似地朝阙桥书扑来,一边大喊:“站住!”一边朝阙桥书开枪。

第二天清晨,乡亲们沿着滴滴血迹找到了躺在血泊里的阙桥书。他身上布满了弹孔,但眼睛却张开着凝视远方,似乎仍在担心乡亲们是否安全脱险。

[责任编辑:曹林]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