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保卫松毛岭

来源:e龙岩2018-06-20 17:04 字号:

温坊战斗之后,因兴国战事告急,红一军团奉命开赴江西增援,红九军团和红二十四师仍留守松毛岭一线。这时,临时中央已经在秘密进行主力红军战略转移的准备工作。为延阻国民党东路军对长汀、瑞金的推进时间,一场空前激烈的松毛岭战斗一触即发。

松毛岭是长汀东南境内的一座大山,是中央苏区东部的最后一道屏障。从南至北纵贯80多华里,从东至西宽30华里,到处是高山峻岭、茂密森林;中段是全线要冲,唯有两个通道,一个叫白衣洋,另一个叫刘坑口,两处相距五六华里,地处主峰,十分险要。红九军团和红二十四师在这两处布下重兵,构筑了坚固的工事碉堡,居高临下,严阵以待。在其它几个山峰上也作了周密布置,大小据点组成火力交叉。阵地内挖有交通壕,互相连接沟通。阵地前挖有外壕,用鹿砦和竹签作障碍物。主体阵地前也筑有简易工事,作为警戒阵地。

温坊战斗后,蒋介石极为恼怒,把逃回去的旅长许永相枪毙了,师长李玉堂由中将降为上校。又调北路军总司令顾祝同取代蒋鼎文,加强东路军指挥力量,并重新调整进攻部署,以三十六师担任主攻白衣洋主峰;第十师推进到新泉一线;第九师集结于朋口以西地区,以一部在三十六师右翼协助进攻;第八十三师集结于连城、朋口间,担任右翼的警戒,并派一部向连城以西地区活动。

1934年9月23日上午7时,松毛岭保卫战打响。敌东路军第三十六师等3个师向红军主要地段上的阵地发起进攻,数小时内就发射了一二二公厘榴弹炮、一三○公厘山炮及八二公厘迫击炮弹几千发。随之,从南昌派来的几十架德制飞机轮番轰炸,鏖战整日,红军扼守的阵地巍然屹立。红九军团司令员罗炳辉、政委蔡树藩、参谋长郭天民等亲自在指挥所指挥。中午因敌人炮火猛烈,饭送不上去,红军战士已两餐没吃饭,仍坚持战斗。入夜,红军战士们加紧补修工事。

25日,罗炳辉、蔡树藩两人奉命到中央所在地瑞金开会。松毛岭战斗仍在激烈进行中,形势日益严峻,双方为了争夺一个山头,不惜付出巨大代价进行拼搏。战局形成对峙状态。

28日,中革军委命令红九军团撤出战斗,转移到钟屋村一带待命。阵地由红二十四师接替。这天,福建军区从长汀濯田送来了经过4个月集训的新战士1600人,补充到红九军团。

29日晨,敌军突然又向松毛岭发起猛烈的进攻,还出动10余架飞机助战。红二十四师、闽西地方武装与敌军决战至下午2时许,左侧唐古垴高地陷落,形势严峻。红九军团七、八两个团奉命重新投入战斗,晚上乘敌立足未稳组织反击,夺回了唐古垴760高地。此战歼敌百余人,红军也伤亡百人,七团团长刘华香负伤。深夜,红九军团两个团又撤出松毛岭。至此,松毛岭保卫战已整整打了7天7夜。据《长汀县志》记载:“是役双方死亡枕藉,尸遍山野,战事之剧,空前未有。”

30日上午,红九军团在钟屋村观寿公祠堂门前大草坪上召开告别群众大会。下午3时,利用雨雾气候,红九军团兵分两路从钟屋村出发,经汀州、瑞金踏上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为了掩护红九军团和在赣南的中央红军顺利转移,红二十四师和长汀地方游击队、赤卫队,从松毛岭、钟屋村、南山、河田等地沿途节节阻击和后撤。直至11月1日,敌人才进占汀州城。

[责任编辑:曹林]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