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来到何凹头

来源:闽西新闻网—闽西日报2019-11-11 09:02 字号:

图为何凹头泽东楼。

□ 林添茂 卢加万 文/图

1929年初秋,毛泽东来到永定抚市何凹头从事革命实践活动,留下了一代伟人深深的足迹,见证了毛主席与人民群众的鱼水情深。

8月1日,毛泽东由上杭县的苏家坡抵达大洋坝,参加当地人民为纪念“八一”南昌起义两周年举行的军民示威大会。随后,装扮成教书先生,化名杨子任,偕夫人贺子珍,在红四军一纵队粟裕的一个连护送下,从大洋坝出发经分水凹进入永定虎岗。当晚,他住在虎岗虎西的“晏田新祠”。而后,经三堡、堂堡、上湖雷、陈东岭头,来到抚市五湖上寨的何凹头,住在石岭乡苏维埃政府主席张茂煌家四方土楼三楼左边的一间房间。

毛泽东住在这座群山环抱、环境幽静的小土楼里,心情难得舒畅。他一边养病,一边开展调查研究,宣传发动群众,分析斗争形势,思考和拟出加强党的建设、军队建设和苏维埃政权建设的方针策略,指导永定和整个闽西的革命运动。他经常接见张鼎丞、阮山、卢肇西、陈正、卢其中、曾牧村、谢宪球、陈兆祥、林梅汀等永定县党政军负责人,与他们一起商议贯彻中共闽西“一大”精神和研究建立永定革命根据地等问题,详细介绍了井冈山根据地革命斗争经验,指导张鼎丞、阮山、卢肇西等人总结永定暴动的经验教训。

毛泽东不满足于从当地党政军的领导人口中了解到的情况,还经常走家串户,深入群众,访贫问苦,召开党员群众座谈会,倾听民声,了解基层情况。访问对象有贫苦农民,也有赤卫队员。毛泽东和群众交谈时态度平和,问寒问暖,拉家常,讲革命道理深入浅出,群众一听就懂。所问问题都与群众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比如“过去种地主多少田?交多少租?纳多少税?”“现在革命了,分了多少田?收了多少粮?”等等。何凹头群众从毛泽东身上感受了共产党人真正关心农民、与群众心连心的温暖,不少人由对革命的观望、同情、支持,到最后坚定走上革命道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不到70人的小村庄就有15人参加红军游击队,其中有8人为革命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有一次,毛泽东听说何凹头的一位张姓红军战士在古竹战斗中牺牲了,抱病亲自向烈士家属表示慰问。这件事不仅使烈士家属十分感动,觉得共产党没有忘记他们,更没有忘记牺牲的同志,坚定了前仆后继,继续烈士未竟事业的信念。群众交口称颂说:“杨先生(毛泽东的化名)真是穷苦人的贴心人啊!”

何凹头人民群众对毛泽东十分敬仰和爱戴。当时毛泽东正身患疟疾,小土楼的主人张茂煌、张茂春、张茂荣三兄弟冒着生命危险,不仅要寻医找药,又要认真照料毛泽东和贺子珍的生活起居,还要与当地赤卫队一起担负做好安全保卫工作。何凹头的革命群众听说“杨先生”是红军的首长,是帮助他们打土豪、分田地的领路人,纷纷送来鸡蛋、米盐和刚刚采下的新鲜蘑菇等;并按照郎中开的偏方,上山采草药、煎药汤,送进那座小土楼里。在张茂煌一家和村民的悉心照料下,毛泽东的身体得到了明显康复。

8月21日,在何凹头居住了10余天的毛泽东被陈东的民团发觉。之后,陈东民团与大埔民团联系,准备包抄何凹头,围捕毛泽东。当天傍晚天黑时,张茂煌、张茂春兄弟与赤卫队员一起,把竹床子改成担架,沿着山中羊肠小道,途经陂子头、石岭、金丰大山,艰难地把毛泽东安全护送到岐岭下山牛牯扑自然村。

红军主力长征后,反动派多次对这个小山村进行残酷“清剿”,烧毁了所有房屋,杀害了张茂煌、张茂春、张茂荣三兄弟在内的18位乡、村苏维埃党员干部,并惨无人道地割下张茂煌的头颅悬挂在陈东集市示众。

新中国成立后,共和国没有忘记老区人民。1952年11月,根据《中央、华东和省人民政府关于老区恢复生产、重建家园》的指示,永定开始为革命基点村人民重建家园。同年,为缅怀毛泽东主席的丰功伟绩,由永定县政府全额拨款,特意将何凹头张茂煌、张茂春、张茂荣三烈士被民团烧毁的楼房,按四方土楼原形重建。同时,经永定县委请示时任福建省委书记兼省人民政府主席张鼎丞同意,将该楼命名为“泽东楼”;并题联“泽水长流革命宅,东风争放和平花”,大门上方横批“共产党万岁”,厅正屏悬挂毛主席像,楼的左边为附属设施,右边为造纸厂旧址。

重建后的泽东楼坐东南向西北,四架六间,三层半,斜屋顶,挑梁式土木结构。2014年,永定将泽东楼设立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党史教育基地,以更好铭记革命先烈丰功伟绩。

[责任编辑:曹林]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 闽西日报新龙岩APP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闽西日报新龙岩APP